VOL.1 很高兴在KTV遇见你 | 壹伴封忱

图/文  阿依土鳖公主

在二十岁以后我最活跃的娱乐场所就是KTV,唱歌是我最容易得到夸奖的方法。认识了新朋友我就想先带他们去一次KTV,让他们先见识见识我最拿得出手的一面。我没有学过音乐,我也并不是天生就会唱歌,成就这项技能起因是我的自卑。

小时候因为学过一点点的舞蹈所以某个学期当了文艺委员,我们的学校有个传统就是课前一支歌,有文艺委员站在前面简单的指挥,起一句开头然后同学们齐唱,提高一整节课的精神面貌。我们有的时候唱精忠报国,有的时候是明天会更好,还有那几支军训时学的歌。但我只是会一点点的舞蹈,没怎么唱过歌。同班还有一名漂亮的女生也是文艺委员,会唱歌会跳舞,起歌的时候声音洪亮,而我畏畏缩缩,瞎**唱,所以后来同学们开始有窃窃私语或者大声起哄说我唱歌跑调,换另一位。

这时候我并没有太当真,因为大家也都是半开玩笑的语气,实锤了我跑调这件事是在音乐课轮流表演节目,我和初中时期的闺蜜准备一起合唱一首曹卉娟的《玻璃杯》,这是一首简单清新的大学民谣。我的闺蜜唱歌是很好听的,而且初中时候的她已经知道了“唱功”“编曲”这些个词儿,相比于我,更加专业的她毫不留情地指出了我的确唱歌跑调的事实。当然,最终表演节目的结果也确实如此。我不愿接受这个事实,因为小时候的我对自己的认识非常的浅,甚至不照镜子,压根儿就没有关注过自己,更不知道自己有“缺点”这玩意儿。

我表面上总是个无所谓的人,实际上这事对我打击很大。那时候我有个125MB的黑白屏mp3,可以录音,我开始每天在家里用它录下我清唱的歌,然后自己听,不满意的话就重新录。周杰伦、SHE、林俊杰的磁带我听了又听,直听到磁带的贴纸褪色,歌词本破损。每一首歌每一句我都学着唱,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。第二段的哪个字与上一段的旋律不同我到现在也不会忘记。有次过生日妈妈送了我两只小乌龟,我就每天抱着缸给它们俩唱信乐团的歌,也不知道它们有没有吓到。在漫漫成长过程中,我没有什么机会再去唱歌给别人听,我也一直以为自己唱歌还是一样的难听。

一直到上了大学,我才有机会出入ktv这样的场所。由于先前对通俗歌曲反复锤炼所以十分敏感,很快就在ktv里一次次飞速进步。渐渐的开始有人夸我唱歌好听,一个人、两个人、三个人,直到有许多许多的人都夸我,我才敢相信这是真的,才敢坦然接受别人的夸赞。我知道和很多人比我的歌声真的很普通,但在我的认知里我已经可以真的被划分到“唱歌好听”的那一半里。你知道吗,这对一个曾经跑调的人来说,真太爽了。

说真的,我惊讶于自己因为自卑而刷了一项技能的事,我觉得我能吹一辈子。我好像也还没过有其他任何事能超越唱歌带给我的自信。

我很感谢诚恳指出我的问题的闺蜜,我也很感谢爸爸给我买的mp3。虽然我这一点点的优点并不能当饭吃,但我很喜欢把自己关在屋里拼命练歌的那几年。

2018年9月28日 阿依土鳖公主


“壹伴封忱”云周刊欢迎大家踊跃前来投稿,那些你想说的还没说的,正渴望还没到来的,都可以讲给我们,尽管现在,我们彼此陌生,但仍期待我们的生命可以在此有幸短暂重叠。欢迎投稿“壹伴封忱”,我们在这里等你。

壹伴封忱云周刊投稿方式


意大利国际人才交流协会公众号二维码

 

意大利国际人才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