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thor

Wrote

  • Sorry, but you do not have permission to view this content.
  • 文 | 法师 那些日子里,你放下手机时已是凌晨。荧光在黑夜中格外刺眼,你揉了揉眼睛,接着叹了口气。 太平盛世,侠影罕至,市井之间,唯财是举。你觉得江湖已经沉默太久,不会发生什么事,都不会再起波澜。 直到不久前,你听到消息,才发现你错了。有的人离开,带走的便是整个时代。 你以为醉生梦死是一种孤独。但到了那一刻,你知道这孤独并不只属于你一个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01   在第十八次放下碗后,你瞥了一眼桌下面堆成小山的酒坛。 你拿衣襟擦了擦嘴,说萧大王豪饮,后生自愧弗如。 萧峰笑道,酒暖水寒,有酒时免不得要多喝一点。 你点点头:为国为民,侠之...
  • 文 | 法师          采访 | 米豆、郑轶文、赖睿   左:李炬,右:李然 青骑士Workshop网吧,始建于2018年9月,位于Via Giuseppe verdi 9。本着开拓人脉、积累知识、提高技术的理念,同时为更多的海外华人青年创业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,为技术极客、行业精英提供实用便利的工作环境以及多元化的交流场所。也提供维修手机、更换屏幕的服务。 李然,2015年获都灵理工大学电子工程系学士学位。现为青骑士Workshop网吧联合创始人之一。 曾于2006年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实用新型专利 – USB设备供电装置; 2007年获得SPIE – The I...
  • 文:王喜纯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暮色下的城市 一半理想 一半风尘 我写了一封长长的信 没有地址 没有邮印 字迹很轻 言语深情 那是我的心 刻着我的热忱 在每个夜深人静 念给岁月听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“壹伴封忱”以秋日私语谈音乐为主题的第一期征文于2018年10月底截稿: VOL.1 很高兴在KTV遇见你 | 壹伴封忱 VOL.2 喧哗世界的木吉他 | 壹伴封忱 VOL.3 雨 酒 月夜 | 壹伴封忱 VOL.4 大河如大河 | 壹伴封忱 VOL.5 破茧而生,不忘初心 | 壹伴封忱 至此,共发表的5篇文章(四篇主题相关,一篇非主题相关)为第一期征文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正如“...
  • 文 | LLB 旧情人,我是时间的新欢 起笔的这一刻,我决定走进眼前萦绕的迷雾;落笔的那一刹,我想要放下所有心中的疑惑。 我怀着满腔热忱,脑中思绪飘摇,想抒发的是对过去一年的情感宣泄,回忆却不可遏制的把触角延伸。那一刻我想叫它致青春,但我犹豫了,因为回忆它告诉我,你那不叫青春。霎时间烦躁之意充斥心间,看看那些文艺爱情片,你曾经热衷于观看的每一部,他们告诉你,没有一段美好真挚的感情,算什么青春。 I desired for love, maybe I was too naive. I thought it must be beautiful, and I was finally painful。...
  • 文 | 菡萏凝香 梦里江湖 迷上江湖,因为武侠里风景优美意境飘逸人物超脱,不但有绝世武功旷世秘诀,连人物爱情,也是唯美圣洁的,才子佳人,世外桃源,让人羡之又羡;如今江湖梦虽远,但琴心剑气,少年壮志,从未被岁月消磨。 ——题记 01 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 金庸笔下一个个经典的人物成就了江湖不朽的传奇。 那时候我连做梦,都向往有一段这样的传奇:发现了绝世秘籍,练就一身高超武艺,然后携一方宝剑,行侠江湖,除霸去恶,有两三知己肝胆相照,最后和一位情投意合正直刚毅行踪飘逸武功盖世的侠士,隐居山水。 小时候以为的江湖,是快意恩仇,红衣佳人白衣友,朝与同歌暮同酒。驾一小船与江湖之上,笑谈天下恩怨情...
  • 文:丹尼斯 I Believe I Can Fly “很多年以后,我依然记得那个冬天。阳光很好,空气中有晒过棉被暖暖的味道。在每一个天晴的日子里,我都会默默地回想起那段时光,那些随风而逝的日子。” 躺在床上,塞上耳机,反复听着这熟悉的广播剧,思绪总会随之飞扬。 高考,在我那个年代,对绝大部分人来说,应该算是我们的一次人生重要的重生。 那时候的我们,写过的字,用光的笔芯,可能是我们余生都无法超越的。 现在想想,十七八岁的我们,在人生中精力最旺盛的时候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……如今大多已经记不起来了。 回瞰往事,虽然那时自己不知道未来将如何,但希望未来自己能成为父母的骄傲。 ...
  • 文:LLB 风居住的街道 (钢琴版) 雨,淅沥沥;车,滴滴滴。 灯影交汇,觥筹交错,这是夜的第七章; 树影婆娑,月下虫鸣,   好似乐的交响曲。 欢声笑语,捉住秋的尾巴;桂花飘香,散发酒的芬芳。 我笑里藏着悲伤,不止是繁忙的惆怅;他虽终忧愁挂着笑,是什么忘不掉? 耳畔是谁哼起的思乡曲,脑海中回荡着谁的凄凉。 桃花潭水深千尺,我们友谊不惧万里; 风萧萧兮易水寒,虽送你一别情不断。 是谁举起酒杯我们唱起斑马斑马,又是谁感慨万千举杯对饮祷告黄昏。 我想,也不过一介粗人,无居士雅兴,差仙圣才思,借酒,浅谈。 二〇一八年十月六日   “壹伴封忱”云周刊欢迎大家踊跃前来投稿,那些你想说的还没说的...
  • 文:法师 人生性就爱美,于是追求艺术;而上帝残酷,艺术本身却是痛苦的。诗歌与文学要以词语打磨,美术与雕塑须你阅尽万物,戏剧与电影又是在人之间做着梦。而音乐更多的是天赐的直觉,乐感自人诞生就存在于耳中;自然界有声音,就也存在音乐,只是在被传唱之前一直迷失在风里。所谓创作,最早就是音乐术语,是对风中可能存在的声音捕捉并模仿的过程。  音乐创作有时候没那么困难。我们想到校园里面,抱着木吉他刷刷唱唱的那些年轻人,也会进行即兴地创作。这种乐器就是有独到的魅力:琴声宛如从自己身体传来,与人声绝佳地糅合在一起。而它又是那么的轻便、易用,抄手便能演奏,绝不会让你与脑海中蓦然浮现的旋律失之交臂。种种优点,让木吉...
  • 图/文  阿依土鳖公主 在二十岁以后我最活跃的娱乐场所就是KTV,唱歌是我最容易得到夸奖的方法。认识了新朋友我就想先带他们去一次KTV,让他们先见识见识我最拿得出手的一面。我没有学过音乐,我也并不是天生就会唱歌,成就这项技能起因是我的自卑。 小时候因为学过一点点的舞蹈所以某个学期当了文艺委员,我们的学校有个传统就是课前一支歌,有文艺委员站在前面简单的指挥,起一句开头然后同学们齐唱,提高一整节课的精神面貌。我们有的时候唱精忠报国,有的时候是明天会更好,还有那几支军训时学的歌。但我只是会一点点的舞蹈,没怎么唱过歌。同班还有一名漂亮的女生也是文艺委员,会唱歌会跳舞,起歌的时候声音洪亮,而我畏畏缩缩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