获奖感言:第一季度“壹伴封忱云周刊优秀文学奖”获得者赖睿

简介:赖睿,笔名法师,都灵理工大学汽车工程系本科在读。凭借在《壹伴封忱云周刊》投稿的三篇文章获得第一季度“壹伴封忱云周刊优秀文学奖”。其中,《喧嚣世界的木吉他》获得点赞数52冠绝投稿,其执笔所作的第一期人物访谈节目《青骑士:将梦想交付于现实》获得阅读量800+,亦是《壹伴封忱云周刊》创刊以来的阅读量最高纪录。以下为赖睿的获奖感言:

 

大家好!

衷心感谢列位的抬爱。我是壹伴封忱征文栏目中第二篇、第九篇,以及采访栏目第一篇文章的作者。俗话说“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”,不同的读者自然也有不同的品位。我同时也参与了一部分的公众号编辑工作,自栏目开设而来,我们收到每份投稿的质量都十分惊人,因此我站在一个作者的角度上,获得这项殊荣我只能深感荣幸与惭愧。而站在一个编辑者的角度上,我还是很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在阅读之余,可以试图进行一些创作:因为没有创造出作品的品位,始终是没有意义的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我们身在意大利,相信在座的都熟悉:文艺复兴是欧洲的根源。而讲到文艺复兴,便是指意大利的文艺复兴;只有谈及欧洲文艺复兴时,才是指别国。我们目前生活的这片土地得天独厚,本土拥有罗马文化,又与希腊很接近。因此自君士坦丁堡被攻陷的那一刻起,这里就注定会成为映照西方千年来文化艺术的镜子。而我们的故乡,同样是个屹立、延续达数千年之久的文明。我相信对于我们而言这绝不仅仅是场意外的邂逅,实际上列位在自觉或不自觉中,就成为了承担着使命的异乡流浪人。确实出门在外,难免有漂泊之感,身体上宛如飘离树干的落叶;但若就此切断了与文明世界的联系,那列位在精神上便难免也成了文化遗孤。

阅读 《喧嚣世界的木吉他》

我曾见过很多艺术家,各自有这样那样的原因,不得不背离故土流亡。起初他们在另一个国家还勤奋创作,却在之后的某个时间点,因生活的折磨,身上的浩气消耗殆尽了,只落得就此封笔、碌碌他乡的下场;还有的另一部分,则只能黯然归根。但事不尽然,我也见过诸如米兰·昆德拉这般的人物,他自捷克流亡法国,后来入了法国国籍,但笔耕不辍至今。我想他和前面那些人有一个重要的差异,在于他可以使用法语和捷克语两种语言来写作,以不同的语言去写他最熟悉的事物,这二者间既能一视同仁,又能惺惺相惜。过去所经历过的,能够在一个新的环境得到新的印证,自我的层次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深化,最终得以海阔天空。这是一种带根的流浪,与其说是在两个国家之间做出偏向的抉择,不如说是对地域、对文化,都没有任何意义上狭隘的观念。

阅读 《当江湖转头成空》

海明威说过一句很好的话:“离开了巴黎我才能写巴黎”,很多东西身在此山中时未必意识得到。相较之下我们非常幸运,因为有两条文化的根源一直摆在面前,交相辉映。转过头去,看见的是三百零五首《诗经》的抒情诗;向前看,则是《奥德赛》、《伊利亚特》,波澜壮阔的史诗,是《神曲》这样一场架空的噩梦、伟大的徒劳。不难看出不同的气候与地脉会孕育不一样的文化,而个人的视野和思考方式也会随着经历改变——每个作品归根结底都是作者的自传。在这里我还是建议列位都可以试试看,因为现在我们正有一个平台能提供给大家,在字里行间表现自己。虽然人们常说小曲好唱口难开,但开始遣词造句的节奏找好了,不再紧张了,后面的行文可能自然而然就流畅了。

阅读 《青骑士:将梦想交付于现实》

近年来主流阅读形式的变化是天翻地覆的:从纸张,到电脑荧幕,再到手机屏幕。文字输出的区域也随之变化,创作已经变得平易近人了。而互联网传播到全球,更是营造出了和以往截然不同的文化氛围。这空前自由的思潮中正源源不断地诞生新的看法、新的观念,是过去的人绝对无法想象的。在这种发展中的我们更是有着绝好的机会,只要不酸腐、不无知,不拘泥于我们所跨越的巨大的文化差异中的任何一边,并思考在这其中属于自己的位置、寻求到自己的风范,就能在接下来的航程中,精神上不再孤独。我也衷心期盼列位和昆德拉一样,能够成为一名带根的流浪人,在这异国他乡一直得意地活下去。

与大家共勉。

(颁奖典礼)

赖睿

二〇一九年二月二日

 


“壹伴封忱”云周刊欢迎大家踊跃前来投稿,那些你想说的还没说的,正渴望还没到来的,都可以讲给我们,尽管现在,我们彼此陌生,但仍期待我们的生命可以在此有幸短暂重叠。欢迎投稿“壹伴封忱”,我们在这里等你。

欢迎点击 投稿方式


意大利人才交流协会公众号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