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OL.9 当江湖转头成空 | 壹伴封忱 · 主题征文

文 | 法师

那些日子里,你放下手机时已是凌晨。荧光在黑夜中格外刺眼,你揉了揉眼睛,接着叹了口气。

太平盛世,侠影罕至,市井之间,唯财是举。你觉得江湖已经沉默太久,不会发生什么事,都不会再起波澜。

直到不久前,你听到消息,才发现你错了。有的人离开,带走的便是整个时代。

你以为醉生梦死是一种孤独。但到了那一刻,你知道这孤独并不只属于你一个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01

 

在第十八次放下碗后,你瞥了一眼桌下面堆成小山的酒坛。

你拿衣襟擦了擦嘴,说萧大王豪饮,后生自愧弗如。

萧峰笑道,酒暖水寒,有酒时免不得要多喝一点。

你点点头:为国为民,侠之大者,遇到萧大王这样的人,就算喝水也是件开心的事。

萧峰摆手,说区区莽夫,一无建树,何足挂齿。

他是辽国的南院大王,武功盖世,豪情万丈。过去却因生父母被害,在南方长大成人。

世间最难的事,并非独立山巅,其实是选择。而汉人与契丹国仇家恨间,连萧峰这等人物都难以容身。

辽军若想进犯中原,须过雁门关。因大雁北去南归,不能越崇山峻岭,只有从两峰之间穿过,是以关隘名为雁门。

你知道关前仍会生出诸多事端,于是说萧大王居功甚伟,不如干脆急流勇退,留下不世美名。

萧峰正色道,萧某大好男儿,岂能坐视宋人辽人相互仇杀,落得家破人亡?

知天易,易天难,有太多事是命中注定的。就像萧峰在那道雄关前诞生又离去,就像你坐在这里与他对饮却无能为力。

一入雁门关,空余故人叹。

你只能目睹着英雄终于踏上末路的悲剧。

所以有人给他题了一句词,写道教单于折箭,六军辟易,奋英雄怒。

很多年后,有人来关下凭吊,心中踌躇满志,问你雁门关后面是什么?

你回答他,只是另一道关隘。

不过,你偶尔觉得人会走也好。因为再也不必担心他会走了。

萧大王有知,当笑尔书生煽情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02

 

混迹江湖的人都常有些奇怪的小习惯,有时它是难得可贵的经验,救得你一命,但有时也会带来一场麻烦。

而每当神雕大侠和人说话,头总是不自觉地扬起来。有人说那是他年少时性格乖戾,从不正眼看人,落下毛病至今。

那时长街落雨,你看见个姑娘明眸皓齿,眉眼如画,牵着驴子款款地走着。姑娘名叫郭襄,你当然知道,风陵渡口初相遇,一见杨过误终生。

听你问起缘由,她笑答神雕侠天性偏激,决计不甘为人身后。

原来自打年幼时,神雕侠就琢磨出了一个道理:人扬起头时,比较容易笑出来。所以无论是被武氏兄弟打到鼻青脸肿,还是被道士陷害折磨当众出丑,他的头始终没有低下过。

他退隐江湖前,有赠外号为「西狂」。是神雕侠一生疏狂,执念炽盛,虽素有侠名,但无视礼法,冒天下之大不韪,行事总与常人相异。

你问姑娘,自古英雄总为家国大业操劳,可神雕侠未守江山社稷,如何和郭大侠齐名?

她眼含不屑,说你想法也忒狭隘,神雕侠生父声名狼藉,为人所不齿。他抗争不公,追求尊严,又怎能不是侠了?

她还说,神雕侠早年险些走进岔路,但领悟大义,挣扎出生天,才更是可贵。

你点头称是,但又忍不住问道,姑娘为寻神雕侠,云游四海,可有些头绪?

她说神雕侠无非会在那终南山后,活死人墓,若是想寻,早已找到了。可神雕侠不肯再见,就到此为止了。

 

寻过一遭,便已足够。做人不能太现实,否则有些事情你本来能做到的,反而会做不到。

大雨倾盆,你站在屋檐下,郭襄则在外面兀自独行。水幕垂下,落到地面像是大海般散开,她在海上,宛如一座孤岛。

你望着那背影,仿佛看见了她行千万里的风霜。

君子若相见,怎能不心伤?但郭襄明慧潇洒,总会通透的。

后来你听人说,神雕大侠姓杨名过,字改之,有过即改,确实是个很好的名字。只是很多人不相信,人有机会回头罢了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03

 

人们常说,任谁都可以变得狠毒,只要明白什么是嫉妒。

令狐公子英俊潇洒,剑法卓绝,还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老婆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是使人嫉妒不来。

你见到令狐冲的那个晚上,他正在中庭抚琴。圆月当空,月光仿佛一汪清泉泼洒在他手指边缘。曲调正是《笑傲江湖》。

他看到了你,停下来轻笑道,没想到还有别人会来华山。

你跟着笑,说我也没想到公子还会来华山。

令狐冲轻咳一声道,其实他每年都会来一次,顺便带上一坛酒喝掉。

他自幼被收养,在华山长大,在二十五岁以前一直过着没有烦恼的大弟子生活。

令狐冲又叹口气,说每次回到这个地方,心里总是很难过。总觉得师父师娘,花草鸟兽,山川河流,还有小师妹都应该还在这里的。

那坛酒很多,但你们喝得很快。到兴起处,他竟拔出剑来,舞起来煞是好看。

你识得路数,问公子这是不是和师妹创出的冲灵剑法?

令狐冲没有回答:人都会经历这种时候,见到一个姑娘,就倾心吐意,当她是此生挚爱,后面发生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。自以为看的是一场风月,结果行到半程,才发现是一场风雪。

你说你是个现实的人,明知道最后会后悔,不如开始就选择孤独。

他微笑道,一生已经看过那么多风景,想得太多太远,最后没有几件后悔的事,实在是太无聊了。

令狐冲还说,缘分本无常,谁都没有犯错。就算我现在见到小师妹,无非就是斟上一杯茶,告诉她这几年,小林子和我过得都不错。

毕竟让那么漂亮的女人伤心,我可万万舍不得。

风从东边吹来,令狐冲的衣袂飘飘,月光顺着剑脊滴在地上。

你有点心酸,突然听见他低声道,有的话即使说了,也吹散在风里,到头来谁还记得谁?

原来寂寞的时候,每个人都一样。你好像明白,为什么你不嫉妒他了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04

 

你知道日日夜夜,总有某个地方会发生着一场别离。

离人若是故交,总免不得一番感叹唏嘘。

查先生正是这样一位老友。他的文学创作,以及改编成的影视作品,相信早以不同的程度进入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生活中。

新修版封面上写着的「全世界华人的共同语言」,几是所言非虚。

你更不会怀疑,人们对侠客的向往与期待早已深种在血脉中千年之久——

「闻君好士,以贫身归于君」 ;( 《史记·孟尝君列传》)

「今游侠,其行虽不轨于正义,然其言必信,其行必果,已诺必诚,不爱其躯,赴士之戹困」; ( 《史记·游侠列传》)

「以匹夫之细,窃杀生之权,其罪已不容诛矣。观其温良泛爱,振穷周急,谦退不伐,亦皆有绝异之姿。惜乎不入于道德,苟放纵于末流,杀身亡宗,非不幸也」;(《汉书·游侠传》)

「少机警通达,有权数,而任侠放荡,不治行业」;(《三国志·魏志·武帝纪》)

「少尚气侠,胆力过人,为乡党所归附」;(《新唐书·窦建德传》)

宋代小说集《青琐高议》,有「孙立为王氏抱冤」故事;

《水浒传》角色原型虽出自宋朝,但其成书又是元末明初社会动荡的现实反映;

……

而时至今日,查先生以胸中万卷,汇以自己对中国历史与政治的思考,用包罗万象的技法,构建了一个个形式独立却又彼此关联的武侠世界。

写小说最以塑造角色为重。提起传世作品,先感慨的往往是其中的典型人物。

你登时就能想起,有郭靖、萧峰这类顶天立地、杀身成仁的大侠;有自由不羁如杨过、令狐冲的情种;有陈家洛、张无忌的优柔寡断、谦谦君子;有韦小宝的玩世不恭、机警聪明。作为主角的对立面,还描绘了岳不群、左冷禅这样表里不一的伪君子。即便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隐士高人,独孤求败、扫地僧也为人津津乐道。这些极具个性的人物、引人入胜的情节,称之为一种文化符号,亦丝毫不为谬赞。

查先生写作,极少繁杂煽情,只是描写动作、姿态,因而显得行云流水、厚积薄发,遣词造句绝妙,行文周章精绝,又少有斧凿痕迹。真到发力煽情处,就能让心意难平、久久不息。《射雕英雄传》中说降龙十八掌是「发七分力,留三分力」,正是他文学造诣的绝佳写照。

其实他已封笔多年,很久没有新作品了,你也知道他的小说不会因作者的仙去而褪色埋没。

但你可能还是怅然若失。

可查先生曾说,生亦何欢,死亦何苦。

因此你若是为之痛苦失意,定是占了下风,落了窠臼。

回眺江湖,请看:那峡谷到大漠,关外到江南,每一寸河山,都还有奕奕神采;

雪山苍凉,长空一碧,刀光闪动,却不知是否砍落?

山庄前茶花盛开,有年轻公子在旁细细修剪,笑称手中这株叫作「抓破美人脸」;

桃花岛上落英纷纷,天上片云片雨,那岛主青衫磊落,笛声悠扬;

少年立于山顶,六大派的无数高手一拥而上,却也无可奈何;

韦爵爷在那莺歌燕舞的府上,数着今天赢了多少银子,想又该临幸哪个夫人。

所以请你务必相信:

梦幻兴许会破灭,但梦想从来不会断绝。

别离,是为了下一次的相聚。

 


“壹伴封忱”云周刊欢迎大家踊跃前来投稿,那些你想说的还没说的,正渴望还没到来的,都可以讲给我们,尽管现在,我们彼此陌生,但仍期待我们的生命可以在此有幸短暂重叠。欢迎投稿“壹伴封忱”,我们在这里等你。

欢迎点击 投稿方式


意大利人才交流协会公众号二维码